264名医务工作者们在元宵深夜整理队伍,今天即将起身奔赴前线。厦门派出的2支医疗队264人,为此次出征福建唯一派出的地市。其中临床医生30名,护理人员100名,专业主要包括呼吸在重症医学科、传染病或感染科、重症医学科等,整建制接管重症病区开展工作。 同时携带创呼吸机4台、无创呼吸机16台、除颤仪2台、中心监护仪2台、心电监护仪30台等支援设备。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危急,厦门市第五医院全院医护人员纷纷请缨,已有百余名医护人员递交申请书,志愿成为医疗先锋队的一员,愿意随时奔赴抗击病魔第一线。市第五医院派出的李秀丽、林豪俊成为厦门支援武汉的首批医疗队17人当中的两名成员,他们成为最美逆行者。
夜里,武汉室内温度接近0℃。为了保持通风,病房的窗户会打开一些。即使这样,队员依然浑身都是汗:戴着两层头罩,防面屏,两层口罩,护目镜,身穿隔离衣,防护服,脚踩两双鞋套……人被包得密不透风。因为出汗太多,队员们穿的尿不湿都是干的。

多人都会问我:为什么这么义无反顾站出来?我想说:我是一名党员,我还单身,无牵无挂,早就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我不去前线,谁去?而我的举动,也得到了全家人的支持与理解。

在武汉的每一天,时间都在忙碌与专注中悄悄流逝。病人需要我们治疗,需要我们安慰,我们不能因为寒冷和困难退缩。在病房值守,太冷。穿着严密的防护服,我们没法通过喝热水来暖和,那就不停跳动,把身体活动起来用以驱赶严寒。

因为火神山医院准备投入使用,我们接到任务将要接管原本由部队负责管理的金银潭医院的两个病区,我们昨晚再次举行了动员誓师大会,金银潭医院张定宇院长与新冠疫魔做斗争的感人事迹,让我们心情澎湃,情绪高涨,我们重温入党誓词,更加坚定了我们战胜疫情的信念!

为全力支援湖北开展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救治工作,福建省组派护理专业医疗队援助湖北,4日中午,厦门选派10名护理人员出征。这10名护理人员全部是共产党员。

医院接到任务后,短短十来分钟,思想素质好、业务能力强的心内科党员、护理骨干张军英就主动请缨参加医疗队。军英从事临床护理工作10多年,有着丰富临床护理经验。从接到任务到回家收拾行李仅仅十几分钟的时间,已经是两个孩子母亲的张军英来不及和父母家人好好告别,两岁的小儿子紧紧抓着母亲的衣角不肯放手…….

取这个标本,需要通过咽拭子在患者的咽后壁刮四五次,以确保取到的“材”是充足而且准确的,这样检测的准确率才有保障。这就是传说中的和确诊患者“零”距离密切接触了。不过,我心里十分坦然,毕竟我进行了严密的防护,更重要的是,这就是我们的工作啊!

每天询问我是否有其他需要,给我寄来必须的防护用品和生活用品,完全解除了我的后顾之忧。作为一个党员、护士长,我一定会冲锋在前,不辱使命!“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中国加油,武汉加油,希望所有人珍重平安!

我们分7组,每组工作时间6小时,加上穿脱防护服和交接班,总共要8小时不喝水不排尿。一开始衣服闷热出汗,后面又会觉得冷,不能喝水,口干舌燥是常态……同时,我们也深深感受到来自厦门同仁的关怀与鼓励。我们第一批援鄂人员正有条不紊展开工作,也充分做好了防护,保证完成任务!

“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拥护党的纲领,遵守党的章程,履行党的义务……”1月26日,作为福建省首批支援武汉医疗队成员,他们毅然奔赴武汉。抵达武汉后,他们便非常庄严地向党组织递交了自己的入党申请书。

“我单身一人,无后顾之忧,家人对我的工作也一直十分支持和理解,希望在这个危难时刻,在祖国需要我们医护人员挺身而出的时候,尽自己一份绵薄之力。”复旦中山厦门医院主管护师汤丰榕主动请缨,向医院递交了这份《请战书》。

面对疫情挺身而出,龚华锋的家人在支持的同时,也牵挂不已。对于家人的担心,龚华锋耐心地一一安抚,取得了家人的支持。他的孩子才6岁,只能请老人帮忙照顾。

“妈妈,您能不去吗?  ”13岁的女儿得知妈妈要驰援武汉时,泪眼朦胧地搂住妈妈的脖子,柔声地请求。妈妈摇摇头,微笑地告诉孩子:“我是一名医者,武汉很多的妈妈和女儿需要妈妈,妈妈责无旁贷……”

2008年汶川地震,正在休假的他直奔灾区参与救治伤患。支援武汉的消息传出,赵贯金立即与同科室的妻子商量,要去支援一线,两人去一人。临行时,赵贯金的岳父按老家的习俗为他准备了一碗糖水。老人眼眶有些发红,一切的担心和祝福都化在了这碗糖水中。

在厦门,江贵源早已是咳嗽顽疾患者之间口口相传的呼吸疾病名医。他从患者咳嗽声中就能查出一些端倪,并对症进行个性化治疗,从不做教科书式医生。此次新型冠状病毒症状表现之一就有咳嗽,因此,江贵源便坦言自己是最合适的人选,将不辱使命,全身心投入支援。

叶长青进驻的医院还不具备收治危重症患者的条件,所以重症组也被分配到普通组进行轮值。在他接管的一个病区,接收的都是新患者,还有一些患者基础疾病比较多,病情比较重。叶长青除了开医嘱、写病程,还要经常和其他援鄂医疗人员一起讨论诊疗方案。

1月 26日上午,接到支援武汉的征召,陈敏马上报名。在第一医院担任护士的妻子理解陈敏,只告诉孩子们“爸爸要去外地出差一段时间”。陈敏没有把去武汉的事告诉在三明的父母,怕他们担心。到达支援医院,从进入隔离区开始,陈敏便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

2012年的时候,冯水土就参加了西藏医疗支援项目,在林芝工作半年,为那里的藏族同胞提供了很多医疗帮助。当他回来的时候,那里的藏族同胞都不舍得他走,一直送行到车站。如今,奋战在抗疫一线,冯水土和他的同事一样,工作的时候都是“滴水不进”,因为上一趟卫生间很“麻烦”,为此不得不用上成人纸尿片。饿了、渴了、不适怎么办?一个字:忍!

“希望自己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场中经受考验,以实际行动向党员学习,以后将以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标准要求自己,希望能早日加入党组织。”  林豪俊,厦门市第五医院重症医学科的一名男护士。 他是第一批医疗队中最年轻的队员。

他是厦门市海沧医院呼吸科一位普通的医生,他还是医院第四党支部宣传委员。平常大家喜欢叫他“勇哥”,而现在,他被大家称为“勇士”。得知武汉疫情防控形势严峻后,他便早早地通过网络和医院组织的培训强化了防护服穿脱技能。抵达武汉后,林勇已经可以当队友们的“指导老师”了。

“我之前在重症监护室和急诊科工作多年,有呼吸系统疾病的抢救经验,一听到这个消息我就主动报名。”说这句话的人是厦门市海沧医院肾内科医生肖琦。令人感动的是,他的爱人也是医院的急诊科护士,此时她还身怀二胎五个多月。

“为了疫情防控工作需要,医生和护士们毅然剪短了自己心爱的长发,看到大家主动要求剪短头发,非常感动……”刘慧恒说,医疗队中,来自福建协和医院的朱帅俊副主任医师成为大家的“理发师”,他利用换班休息时间,在酒店房间里为大家一一理发。
2日是厦门首批援鄂医疗队进驻武汉当地医院的第五天。此前,他们在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为多名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开展了对症治疗。1日晚,他们临时接到任务,全体队员需要奔赴驰援湖北的第二站——武汉市金银潭医院。
驰援湖北,很多医护人员都是主动请缨,在他们身后是家人的无私支持和默默付出。“我的爸爸是超级英雄,请平安归来!”市海沧医院党员医生冯水土的女儿希望她的爸爸可以凯旋。这只是17名厦门医疗队医务人员家属中的一个小镜头。